60周年校庆征文:三封信背后的故事与情怀
发布时间:2020年08月25日 作者:夏君

  岁月流转, 掠过漫天星斗。五十周年校庆时所经历的人物采访还历历在目,转眼间已经迎来了学校的六十华诞。在二工大六十年的发展历程中, 有不少二工大人,他们所经历的故事不仅留有时代的烙印, 更镌刻着学校发展的印迹,彰显着一种精神力量,值得我们年轻一代慢慢品读。前几日, 当看到年逾九旬的何绍灿老师拿出他写在信笺上的手稿时,记忆的闸门瞬间拉开,几封信的回忆涌上心头。

  第一封信,见证学校发展的重大转折。2008 年校第三次党代会召开前夕,在采访党代会列席代表、我校原党委书记刘全福时,他拿出了一封珍藏13 年之久的信。 刘全福 1962 年大学毕业后即分配到我校(时为上海市业余工业大学)物理系任教, 1983-1997 年间担任校党委副书记、党委书记。采访中,老书记将学校的过往娓娓道来,当谈及 20 世纪 90 年代初学校面临的困境时,他神色凝重起来。原来, 作为一所以学历教育为主的成人高校, “以前的学生来源主要是单位按计划选派的生产骨干,在人才市场逐步建立的新形势下, 1993 年,我们就遇到了招不到学生的困境。” 既不像普通高校那样可以全日制教育和成人教育并进,“两条腿” 走路, 也不像以举办非学历教育为主的教育机构般能够节省开支。如此情景, 学校发展何去何从? 1995 年, 校党委下定决心,一定要为学校的发展找到一条出路。于是, 学校召集各级干部、各类人士围绕怎样走出困境展开大讨论。就在这一年,中央提出要大力发展高等职业教育,校党政领导敏锐地抓住了机遇,决定以高等职业教育为学校下阶段的发展方向, 同时提出 “向浦东进军”的口号。谈到这, 刘全福书记取出了一封记录当时这一重大转折的信。信纸已泛黄, 但字迹依旧清晰可见,刚劲有力的字体展现了当时领导班子为学校寻出路、 谋发展的坚强决心。2000年, 时值建校四十周年之际, 学校顺利转为全日制普通高校,从此走上新的发展道路,而这封信正是当时学校面对困境,主动迎难而上、一心谋求发展的历史见证。

  第二封信,尽显共产党员的初心本色。时光回到十年前。一个午后,我收到了离休老干部刘达海的一封来信。刘达海老师 19 岁投身革命, 解放后先后在橡胶厂、 市委组织部、 普陀区橡胶行业党委等单位工作,1960 年 8 月接到调令后来到我校普陀分校任职,之后一直工作至离休。我迫不及待地展开信件,一下涨红了脸。 “XX 同志,你的稿件有的用词有些言过其实,共产党员要讲求实事求是, 归其原因, 是你对那段历史不了解。” 这是刘达海老师在看完采访稿后写的回信。刘老师当时已 88 岁, 他依然亲笔写下当年如何投身革命、如何来到上海市业余工业大学、创办普陀分校的情景。信长达 8 页,细细对照,发现删掉了一些修饰性的语句, 读来格外真挚、 朴实,令人感慨。我不仅感到羞愧,之前采写的人物通讯得到的几乎都是一致的肯定,更感“震撼” , “实事求是”四个字如芒刺背, 未想刘老师如此较真、低调。联想到刘老师为人节俭,自 2005 年起开始捐资助学, 至2010 年已资助了 34 人, 他的一言一行尽显一位共产党员的初心与本色。

  第三封信,饱含对学校的深情厚谊。为了挖掘更多有关闵淑芬老校长的事迹, 6 月 16日,我们一行仨人来到同为学校 “创一代” 的何绍灿老师的家中进行采访。何绍灿老师原是杨浦区一家纺织印染厂的负责干部, 1960 年 7 月接受组织安排调到我校负责杨浦分校招生工作, 之后调到总校, 曾任党委统战部部长等职。已是 91 岁高龄的何绍灿老师在正式采访前展开了一叠信笺,原来他根据先前拿到的访谈提纲将要讲的内容一一写下,以防现场回忆地不完整,也避免了可能因口音而听不懂的尴尬。何老师考虑地如此周全,给了我们一份家人的温暖与慰藉。访谈中, 何老师拿出一本建校 45 周年的文集 《岁月传真》 , 饶有兴致地为我们介绍其中的人与事, 他还很有心地留存了很多学校的老照片并装帧入册。面对这位耄耋老人,看他拿着平板与我们讲 “四史” , 一语道出学校新近获得了硕士学位授予权, 他的与时俱进让我们深感,即使退休多年,他依然十分关注着学校的发展,他对二工大的深情还在延续。

  老一辈二工大人是我们的宝藏,这三封信背后承载的故事与情怀,令人在不经意间收获感动, 汲取力量。时代在变,但他们的党性、 精神、 品质从未褪色,并成为耀眼的光芒给予后继者前行的力量。

  一所学校的精神品格, 不仅仅书写在书本之中,还浸透在校园的每个角落,镌刻于每个二工大人的脸庞,体现在每个人的日常行为之中。我们正在经历的当下,将会成为未来二工大人的历史过往,学校的发展也切实体现在每个二工大人的选择和奋斗中。老一辈二工大人为我们树立了榜样, 这也将成为在校师生的精神之源, 激励大家勠力同心, 共同唱响一首学校发展的劲歌!(宣传部)